乱写

喝多了,我该早睡的。但还是醒着。
我一度觉得,待在冷门的地方是舒适的。没有人打扰你,认识的人彼此沟通,不认识的人也不会想着认识你。能减少的破事一件都不会发生。
但还是发生了。
我想这个世界上有很多人,他们疑虑自己的精神有问题。不过一部分人把ta的脆弱扩大化,把自己的不稳定传达给别人。妄图搏得谅解和赞美。顺带着原谅自己的愚蠢。还有一部分人什么都不会说,自闭,孤独。这两种人的病情都会加重,第一种是装的,第二种是自己憋的。
我还没见过脾气暴躁到把别人的头按进马桶里满脑子弄死对方的人,还会张嘴,让别人觉得可怜。甚至还会有智障对她说,哦,抱抱太太,你是最棒的,你没有错。
哎呀,错的是这个世界呢。
我一定是真的喝多了。毕竟这件事真的和我无关。别人再怎么卖惨也都是别人的事情,我掺和地那么起劲又有什么用呢。
但我喝多了。
我一直想,如果我在一个圈子里,认识了很多人,但是这个圈子好冷好冷,那么我一定要赶紧走,省的大家都走了,只剩我一个扫墓人。
就像那个空荡荡的只有我一个人的贴吧一样。

评论
热度 ( 1 )

© 老喂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