红玫瑰

*欺负露子,预警




         ------------得不到的永远在骚动,被偏爱的都有恃无恐。

1

  

  王耀愣愣地看着窗外,磨砂玻璃似地空气被阳光照射成灿黄色,几年前他与伊万一起种下的向日葵不厌其烦的高昂着头,将有余温记录在自己的每粒种子里。    “耀,耀。”伊万躺在沙发上,呼出的酒气似乎只需一点儿明火就可以点燃,他喃喃地喊着王耀的名字,无辜得似乎刚才大砸家具的他只是从漫漫光线中折出的一个可怜的幻影。

   王耀没有看他,黄昏是这样美丽,他转不过眼睛。

  “小耀。”伊万一把将王耀从破碎一地青瓷盘的地板上拉了起来,“你看着我。”

  “你看着我”他把王耀压在身下,粗鲁地啮咬着她的嘴唇,下巴,喉结,伏特加的味道笼罩着王耀,昏沉得让他几乎以为自己做了一个快五年的梦。

  “你看着我。”伊万带着哭腔的尾音很软糯,但熟识他的人明白其中的恶意。

   王耀终于看他,看他的眼睛,一种陌生的恐惧感萦绕在王耀的心里。

   “每一次当你伤害我时,我会用过去那些美好的回忆原谅你,然而,再美好的回忆也有用完的一天,最后只剩下残骸,一切都变成了折磨,而我,也许从来不认识你。”(自村上《国境以南,太阳以西》)

   王耀嗫嚅着嘴唇,闭上了眼睛。


2

  “你在出神,在想谁?”阿尔咬着吸管,笑容洋溢在他年轻的脸上。

  “在想你。”王耀将下巴轻轻支在胳膊上,日光温柔地打量着眼前的人,“我在想你什么都没有变,鼻子还是鼻子,嘴还是嘴。”

  “哪有人的鼻子会变成嘴的!”阿尔哈哈大笑着,灿烂的发丝每一根都被阳光镀上金光。

  “总会有人的,一切都会变得不一样。”王耀用吸管拨弄着在可乐中上下浮沉的冰。

  阿尔收敛了笑容,蓝蓝色的眸子深深地望进王耀的灵魂里,快要将无言的情愫化作一滩水滴出来。“耀,我一直以来都没有变,所以我对你的感情也没有变。”

  王耀手中的吸管滑到了杯沿上。

  “高中毕业后,我失去了你的联系方式,但我一直都想找到你,如今我们随便走在大街上都能遇到彼此,这一定是上天注定的缘分,我。。。。。”

  “阿尔,”王耀硬生生的打断了他剖心的话,“我结婚了,五年。”

   阿尔紧抿着嘴,半响说不出话,王耀看着杯中的冰有规则的正方形变成了豌豆大小,也不知该开口继续说什么。

 “耀,我可是hero啊。”阿尔终于还是开口,“Hero看得出,你不快乐。”


3


  “灿金色的,头发。”伊万从王耀的眉头拿下一根发丝,他的奶金色头发在空中蓬松地散发出洗发露的味道,“小耀,这是谁的?”

  王耀歪了歪头,不作声。

  “小耀,告诉我,我不保证自己不会做什么失控的事。”伊万紧捏着王耀的肩膀,发白的指关节几乎要咔嚓作响。

  王耀还是没有开口,他的眼睛开始变得模糊。疼痛变得多余。他只是有些趣味索然地看着伊万,看着伊万布拉金斯基那张曾经挂着与向日葵一样笑容的脸开始扭曲,像漩涡一样卷得一团糟。不入流的俄语词汇挤进王耀的耳朵里。

  王耀扯了一下嘴角。

  “伊万,我们离婚吧。”

  伊万楞楞地看着王耀的笑脸,他怀疑自己出现了幻听,他的爱人,他的宽容的,美丽的爱人,此刻怎么会那么绝情。

  “你变心了,王耀?你爱着这根灿金色头发的主人?”

  王耀楞楞地想着阿尔弗雷德将头埋在他的肩膀上时,那种真实的温度。

  “你他妈说话呀!说话呀王耀!!!”

  伊万疯了似得晃着王耀的肩膀,王耀猛地将他推开向门外跑去。  


4


  王耀蹲在河边抽一支烟,烟草燃烧产生的香味与烟雾缠绕着他,但很快又被一阵阵夜风吹散。

  河对岸有一个孩子在放烟火,,那是从王耀的家乡传来的火花,银白的转成灿金,最后变成橘红疲惫地落下去。和王耀落在河里的烟蒂一样。

  王耀恍惚地想起高一那年他抱着一沓书经过篮球场,像所有烂俗的言情小说一样他看见一个天之骄子在场上翱翔,连滴落的汗水划起的弧线都那么好看。

  初动心就是那么简单又理所当然。在一起也是。

  后来阿尔弗雷德的姐姐来找过他,她说阿尔应该找个好姑娘结婚,王耀也这么觉得。

  王耀颤抖着手给阿尔打了个电话。

  “阿尔,我要离婚了。”

  “耀!我!我……”对面的人那种开心的语气真是不能伪装。

  “但是我不会和你在一起,我并不喜欢你。”王耀摸索着衣兜想再给自己点一支烟,但他突然想起自己已经戒烟了,刚才那跟他是问路人要的。

  “你应该找个好姑娘结婚,别再找我了。”

  王耀挂断了电话,手抖得连手机也落在了河里。


  

5


  “哥,你的包裹!”王湾将手里的东西扔给了王耀,然后大踏步地倒在了沙发上看电视。

  王耀狐疑地打量着这东西,回中国的这几年他都是公司与家两点一线,极少上网,也没有会给他寄些什么的朋友。


  他小心翼翼地拆着包裹。


  里面是一只黑色的华为手机。


  两年前他掉进美国的某座城市某条河里的那只手机。


  他茫然地抬起头,王湾正不厌其烦地往嘴里塞着薯片,电视里的节目似乎是昨日的重播,阳台上开得很好的金达菜在风里摇曳,家里乱窜的小狗正窝在地毯上打瞌睡。

  一切都很正常。


6


  王耀突然想起高三那年他窝在房间里看书,王湾咋咋呼呼地跑进来将她怀里的东西往王耀的胸口一塞。

  那是一本干净的笔记,所有重点都被红笔划起。

  王湾灿然一笑:“兄夫给你的,他就在门口。”


                  End


评论 ( 6 )
热度 ( 44 )

© 老喂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