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悖论13》片段

(安利东野圭吾的《悖论13》)

  *ooc严重,大概就是一群人被抛到无人世界上与残酷大自然拼搏的故事

  *片段性,无前文无后续,主米耀线,其他人物描写已略【。

  *又短又渣,谨慎观看【跪

 

【片段一】

 

  火焰摇摆着,干枝条燃烧产生的爆裂声在这片静谧的天地间竟也让人产生些许安全感来。阿尔弗雷德默默地往火中加着枝条,他很想开口对王耀说今天他在看见王耀执意要独自前往中心医院寻找伊丽莎白时是多么痛苦,但他没有开口。

  王耀坐在火焰的另一端,暖色调将他那张属于东方人的柔和的脸映得更加温柔。他没有皱眉,浓密的睫毛在夜风中轻轻地扇动着,黑色的眼眸里只有一团跳动的火焰。

  但是王耀知道阿尔弗在看自己,他的蓝色眼睛里的情绪像大海一样莫测,表面上风平浪静,哪知下一秒会不会把自己吞没?

  王耀一直紧抿的唇终于露出了一点笑意。

  “阿尔弗,注意火,你的裤子快被点燃了,我们可能找不到第二条裤子。”

  阿尔仓促的收回了自己的左脚,早晨为了阻止王耀的单独行动,他什么都没有考虑便纵身跃进了废墟中的一池脏水里,地面早因地震而残破不堪,连天的暴雨又将大大小小的坑变成了唬人的陷阱。索性他并没有被裸露在外的钢筋、混凝土划伤脚,但浑身上下彻底湿透,等到王耀回来了才安心的在火边烤干。

  “你看,下了那么多天的雨,今天终于停了……”

  “否则你也会死在中心医院里。”阿尔打断了王耀的话,他的眼睛有着不满和隐忍的关切,像是鬼火一样噬人心魄。

  王耀轻声叹了口气:“我知道你在责备我单独去找伊莎,但是如果我不去,伊莎一个女人在这种世界里怎么活得下去?”

  “那你去了呢?如果雨不停,你们两个再也回不来也不是不无可能。”阿尔发现自己有些咬牙切齿,但他并不想掩藏,他只是有些嫉妒,嫉妒王耀为了另一个人放低了自己的生命。

  “耀,你记住,我是这个团队的leader,必要时,放低生命姿态的人也应该是我!”

  “嘘!”王耀伸出手慌张的捂住了阿尔的嘴,他回头打量着那些纷纷睡倒在地面上的同伴们,确定他们并没有因为阿尔猛然提高的音量而惊醒后,松了口气。

  回头时,阿尔的目光在火焰间燃烧着,王耀这才感受到掌心间属于阿尔弗雷德的温度透过唇齿渗透到他的肌理中。

  王耀的脸猛的就红了,他结结巴巴着,想要将心里的一些感情表达出来,甚至忘记将手缩回——其实,他们想的不过是同一件事。

  “我,我不愿意,不愿意让你在这个世界上冒一点险。”

  单纯又愚蠢的希冀。

【片段二】

  “各位,注意脚下!”弗朗西斯沿途不断在重复这句话。作为建筑学家他的专业知识在此刻得到了极大的信任。“别看地面没有塌陷,其实地质已全部软化,极有可能你一脚踩下去就烂了!离大楼远点!地基不稳随时有可能倒塌!”

  王耀把王湾护在身后,用手中的木棍试探着身前的路面,虽然洪水已退,但当木棍抵上布满缝隙的路面时,一小股污水立刻从缝隙中溢了出来。

  “啧。”他皱起了眉头,右脚一迈踏了上去,地面的确如弗朗所言那般凹陷了下去,但没有破裂的迹象,王耀这才转过身冲着站在瓦砾堆上的王湾伸出手,示意她跟过去。

  阿尔一直默默地在团队最前方领路,尽可能地将路面上的杂物清到两边去,为团队中的女性们提供一点便利。其实他的内心或多或少都在叫嚣着要回过头看一眼王耀,提醒他注意安全,甚至直接将他揽到自己的身边来。但是他知道,作为团队的leader他不能表露出任何一点偏袒,否则好不容易维持的秩序便会被破坏。

  他们便这样无声的鼓励着彼此,一步一步地迈向唯一的希望——地域内最坚固的建筑,总统府。

  耗时三个小时他们才走完那十公里的路到达中心街道,而十字路口早已变成了汽车的废墟地,五花八门的轿车在失去主人的一瞬间便像是无头苍蝇一样乱冲,最后彼此撞击,或是爆炸或是相叠,形成了一座较高的汽车山。

  王耀本着觅食的本能环视了四周,无论是绕道还是攀爬都是耗费体力的活,只有摄入足够的食物才能维持机能,索性这里是中心地带,商场遍地。

  弗朗西斯看着自己手中的速食牛肉,微微叹了口气:“哥哥我多久没吃热食了?”

  作为厨师的王耀看了看一边的煤气罐,本来应该是为了试吃活动准备的,而现在根本没有人敢去动弹——谁知会不会突然爆炸。他无奈的摇了摇头:“弗朗,我不敢。”

  众人都认命地啃起了罐头,王耀四处一望,他的亲爱的leader同志正楞楞的看着他,眼睛里不知是关怀还是其他,热切的可怕。

  “阿尔弗,你今天几乎没有说话,对我说一句吧?”王耀觉得这孩子气的领袖实在可爱。

  “耀,”阿尔露出了八颗大白牙,“把你身边的速食汉堡扔给我。”

  王耀猛的将黄色包装袋的食物扔了过去,看着阿尔灵活地捉住然后冲自己眨眨眼睛。王耀本想装作不满,最后却还是露出了今天的第一个微笑——不知为何,他突然觉得,只有在这种时刻,自己才是活着的。

【片段三】

  “耀哥。”王湾突然抓住了王耀的衣摆,低低唤了他一声。

  王耀回头,发现王湾一幅不想让别人听见的模样,也压低声音回了句:“怎么了?”

  王湾小步挪着以跟上队伍的步伐,手却没有放开王耀的衣摆,她低着头,小心地避开碎石、钢筋,似乎忘记了刚才叫过王耀这件事。

  王耀想伸手摸摸王湾的头,他想八成是自家妹妹在撒娇了,哪成想手还没伸出去王湾便抬起脸来,嘴角带着浅浅的笑意:“哥,你是不是喜欢阿尔弗雷德?”

  王耀差点儿被绊倒,他在脑内过滤着自己与阿尔弗雷德的暧昧时刻是否被王湾撞破过,但王湾一直都古灵精怪的,他没有办法把握。

  “不用想了,刚才那段路你只看了三样东西,路况,我,阿尔弗雷德。”王湾看着王耀的脸腾得变得通红,平时能说会道的嘴张了又张愣是没有发出一个音节来。

  “哥,我一直以为你是直男来的,你对伊莎又那么好。”

  王耀猛回头看了眼阿尔,确定他仍在尽心尽力地领导着团队的步伐后,王耀这才认命地低下了头:“我也以为我是直男来的。”

  王湾开朗的大笑了起来,笑声引来了其他人的注目,王耀手足无措的不知道该解释什么,倒是王湾霸气的摆了摆手说:“我哥给我讲了个笑话,我开心。”

  其他人一脸无奈的看着这对兄妹但路上的气氛明显好了很多,似乎是知道总统府即将到达,大家的步伐变得轻松又有力。

  

  终于总统府的全部轮廓进入了大家的视野里,白色的双层建筑甚至连一块玻璃都没有因地震而被震碎,甚至还有可见的灯光在屋子里闪烁。

  王湾这才放开了王耀的衣摆停止了对哥哥的“嘲弄”,几步便可以踏入天堂让这个年轻的姑娘露出了天真的笑容。

  她张开双手向总统府奔去。

  “哥,我们终于到了!祝福我们!祝福你!”

  她的笑容像春花一样灿烂,回归头的瞬间所有人都被感染了,而王耀也顺理成章的听出来她的双关语义,嘴角不自禁的挂上笑容——仿佛一切都在好转。

  突然王湾的微笑像是凝固在了脸上,她脚下的地面开始迅速塌陷,一条三米多深的暗沟出现在她的脚下,地下暗流涌动。

  王湾完全没有反应过来发生了什么,她的脸上还是少女的懵懂与天真,她的内心还充满了喜悦与对自家哥哥的最真挚的祝福,她就这样与这个世界的美好一起,消失在了暗流中。

【E(T)N(B)D(C)】

hhhhhhhhh没有啦【滚

评论 ( 20 )
热度 ( 24 )

© 老喂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