立地成佛(茨酒)

立地成佛(茨酒,r)

※ooc

※文笔渣

※私设众多,谨慎阅读

 

  山里的雨,一下便下个没完。

  酒吞童子向来是不在乎下雨的,他喝了酒便倚着树干偏过头就睡,哪管自己积了雪还是被树叶埋了。茨木童子则不允许,大妖没有淋了雨会得病的烦恼,但茨木童子偏执惯了,他见不得酒吞童子狼狈的模样,总喜欢把他往最舒适的地方藏。

  今次便是这样,扑簌簌的雨才落到酒吞童子的眼皮上,茨木童子便不知从哪个地方窜了出来,他应当是躲在哪棵树上,红色诡异的角上还刺了片树叶,可他全无被识破的担忧,眼睛亮闪闪的,配上这模样说不出的好笑。

酒吞童子知道自己应该发火,这个白毛妖怪明的暗的跟踪他,却在看见那角上的树叶终于挨不住雨滴的拍打晃晃悠悠落到肩头上时,火气也被浇得冒了股青烟。他的酒意醒了大半,伸手把茨木童子肩头的树叶拿了下来,尖锐的指甲往角戳开的小孔里穿刺,嘴角扯开个笑容。

  “茨木童子哟,这回又是什么大事?”是山下的小妖又来进贡,还是你又独自一妖抹平了敌对势力?酒吞童子看他,紫色的眼睛全是嬉笑。

  “挚友!吾在前方路上找到一个破庙,不远,你可以在那里歇息。”茨木童子的脸上糊满了雨水和发丝,却丝毫没有想擦一擦的样子,他满心满意地盯着酒吞童子,眼里流淌着细小的光点。

  酒吞童子知道他在等自己夸赞他,却无意顺了他的心,只是站起身拍了拍沾了泥土草屑的衣服下摆:“往哪里走?”

  茨木童子立刻冲着前方指了指,他似乎很开心,嘴角咧得有些傻气,全没有因为酒吞童子吝于夸奖他而有丝毫不满,倒不如说酒吞童子愿意去他找的地方已经是对他最好的奖励,他在酒吞童子的事情上标准极低,容易满足,且乐此不疲。

 

  酒吞童子本能上厌恶佛像。

  这座佛像在挂满蛛网和灰尘时依旧还露出一副意味不明的笑容,他的眸子向下垂,摆出俯视众生的模样,投下充满怜爱的斑驳眼神。

  酒吞童子抬头看他,依稀记得曾经的自己也这么做过,不过那时候他还剃了发,打坐的草蒲团前是一个被敲出痕迹的木鱼。他的眼神里不自然地流露出了杀意,却依旧紧盯着佛像,水珠沿着他的发端和衣角落了一地,被茨木童子一脚踏上,也拉回了酒吞童子的神智。

  “挚友!”茨木童子身上萦绕着妖气,他虽不知道酒吞童子如临大敌是为什么,但他极为迅速地也进入了备战状态,只等着酒吞童子一声令下便轰平了这他辛辛苦苦寻来的庙。

  酒吞童子瞥了他一眼,一把拉住了茨木童子的手腕:“无碍,坐下。”

  “可是……”茨木童子被拉住的一刻周身妖气便卸了下来,他难耐地僵住了被握住的手,仔细不要动作怕酒吞童子缩了回去,理智上却还是在意方才他的模样。

  “本大爷说无碍就是无碍,坐下,陪我喝酒。”酒吞童子松开茨木童子的手腕,看他瞬间松懈下来的半边身子,忍不住勾了勾嘴角,他解下挂在腰间的酒葫芦递给茨木童子,盘腿在佛像下坐了下来。

  酒吞童子可以感觉到茨木童子的目光总是停留在自己身上,面上不动声色地接过茨木递来的葫芦,心里却不由笑出声。他自然知道这所谓的副手对自己抱着怎样的心态,而他虽不说破,却依旧由着茨木童子顺着性子做了许多事,就像今日这样,他早听到了茨木童子顺着破庙的方向一路奔过来,最后却堪堪停在远远的树边上,他也只想着这么大个妖怪,却连收敛声息的把式都不会,也不想着其实就是自己宠惯了他。

  以及这庙,他在这片林子里兜兜转转走了那么久,哪能没见过这庙,只是他不喜,也从没进去过。茨木童子说起时他却懒得找拒绝的理由了,对方的示好他总有意无意地无法拒绝,或许是不大一样了,他以往坐在佛像下的时候通常都是一个人,面前摊开摆了一沓难懂的经书,他要赎罪,为自己那莫名的身世,甚至为了还未发生的事情,而如今的确是大不一样了,他虽然还是想一团妖气砸了那恼人的头颅,但是茨木童子正端坐在自己身边,眼睛一眨不眨地盯着被送入酒吞嘴里的葫芦口子,那团妖气便胡乱窜遍了酒吞童子自己的身子,根本砸不出去。

  “茨木童子,本大爷问你,可有什么为人时的记忆?”

  茨木童子似乎是被酒吞童子这突如其来的问题震惊了,他皱起了眉头,毛茸茸的白色眉毛攒在一起,像是某些坏脾气的小动物。

  “本是不值一提的事情,但若是挚友问吾……”

  酒吞童子打断了他的后续言论,又问他:“那又有些什么想要的东西?”

  这回茨木童子倒是不皱眉了,他的脸上瞬间闪过惊慌失措四个大字,擎着只大手狼狈不堪地拉开与酒吞童子的距离,嘴上还结结巴巴地回答着问话。

  “吾……吾能伴挚友左右已足够满足,并,并无什么其他索求……”

  酒吞童子一脚踢上了茨木童子的盔甲,他向来不穿鞋,只套个绑到脚踝的护具,踢起人却极狠,明明坐着施不出十全的力,却还是叫茨木童子猛地倒了下去。

  “无趣。”酒吞童子站起来走到茨木童子身边,将还未喝完的酒径直倒在了茨木童子的头上,“你太无趣了,茨木童子。”

  他抬脚,茨木童子当他又想踢自己,却毫无躲闪的意思,他的黑金色眸子费力地在酒渍中睁大,好似真的毫无私心地看着酒吞童子的裸露的小腿紧绷着肌肉,要在他的肉身上留下带有疼痛的印记。

  而酒吞童子并未踢下去,他突然放缓了动作,碾上了茨木的下体,他的脚趾隔着衣料的层层阻碍撩拨着身下的人,嘴上挂着恶劣的笑容:“若是我要实现你想要的东西呢。”


走微博

https://weibo.com/5207759477/G0EQg26VE?ref=home&type=comment#_rnd1517215960950

评论(6)
热度(95)

© 老喂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