猫(了明)

 *ooc
*文笔渣
*即兴短打,谨慎阅读

  不动明又捡来了猫。
  “它迟早会死的。”飞鸟了淡淡地说,他不懂不动明一次次做无谓的挣扎,又一次次在暴雨天跪在小土堆前是为什么。
  “你把它给我。”他把美工刀挡在身后,刀片层层推进刀鞘的咔咔声被雨幕遮掩得很好,他尽量让自己的脸变得稍微温和些,“我家里有牛奶。”
 
  不动明很容易就会被骗,尤其在对象是飞鸟了时。
  了的刀被磨得异常尖,那只早就奄奄一息的猫在他的手下虚弱地叫唤几声,了便穿过它的皮毛感受它的心跳,扑通扑通的,就像明扑朔落下的眼泪。
  他的刀顺着猫的脖颈割了下去,那只猫好似用完了最后的力气,刺耳的叫声只响了片刻,随后便呜咽着歪了头。
  血沾染了了的橡胶手套,还带着体温,了的手在血液和内脏间穿梭,他细致地一点点割离骨肉,脂肪,大片的红色映在他湛蓝色的眼睛里,就像夕阳垂在海的边际,最后被吞噬干净,变得冷冷清清。

  明是在了抹完防腐剂,往猫的体内填充棉花与泡沫时进来的,他的手里还拿着罐不知从哪里来的牛奶,随着一身兴奋的“阿了”之后哐啷落在地上,易拉罐瓶身被砸得变了形。
  “阿了!为什么啊!?”不动明的眼泪开了闸似的往下淌,了脱下橡胶手套,细致地洗着手,明靠近那只已经被扒皮去骨体内充满定型钢丝的猫,他的手颤抖着,脸已经因为痛苦皱成了一团。
  “明,别碰,防腐剂对身体不好。”了已经洗完了手,他向明走近,那双在猫的体内穿梭的手此时温柔地落在明的发丝上与腰上,他紧紧地把明揽进了怀里。
  “别怕,这样它就不会离开你了。”他的嘴唇落在明的耳边,话语在氤氲的水汽中搅浑明的头脑,“我不会伤害你的,我会保护你的。”
  “在旁边等等我,好吗?”了抹了抹明脸上的泪水,指了指旁边的沙发,明看了眼台子上的猫,又看了看了,最后还是坐在了沙发上。
  了将棉花一丝不苟地塞在猫的体内,将那具干瘪的尸体填充得活灵活现,他很满意,这只猫此刻看起来比活着时更生动活泼。他难得地勾起了嘴角,冲明招了招手。
  “你看,很简单的。”他的手翻飞地缝着那道刀口,猫好像活过来一样伸展着四肢,除了不会叫,一切都很好,“生命是很简单的东西,这样它就不会死,也不会离开你。”

  了把猫的标本塞到明的手里:“不要哭了,你的眼泪打湿它的毛了。”
 
  他依旧还记得那个雨天,明的伞落在小土堆上,而他的伞落在明的头顶,他在淋雨,但心里很平静,大脑甚至还能准确运作,他知道如何做出最好的选择,却不知道不动明一次次做无谓的挣扎,又一次次在暴雨天跪在小土堆前是为什么。

评论(4)
热度(126)

© 老喂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