夜(青也)

*ooc
*文笔渣
*即兴短打,谨慎阅读

  王也睡相很不好,这是诸葛青在一个失眠的夜里认识到的。
  他本不失眠的,诸葛家练炁,要求内景四平八稳,这样的人绝不会失眠。可他遇见王也后什么都变了,倒不说什么内景的惊涛骇浪,电闪雷鸣,只是因为一个有关王也的梦,他就奔着恐慌一路飞驰,再也睡不着。

  他梦见王也死了。以各种各样的,色彩斑斓的方法死在路上,像个极速坠落的神明,连死都神秘莫测,让诸葛青的目的打水漂的石子一样突然被迫落进湖底。
  梦中的王也一身血红瘫在自己武当山的床上,他的内景里庞大的火球灼灼燃烧,一点点把这个天才吞噬,过程漫长残酷到好把他的五脏六腑全部燃光。
  梦里的王也灰白着脸坐在通向北京的高铁,他的蓝色水杯打翻在地上,那些十佬派来的男人摩拳擦掌地靠近他,好从他身上套取最后的情报。
  梦中的王也被一个刀疤脸的男人打得毫无还手之力,他的奇门阵被撕破,就和他脸上的青青紫紫一样狼狈不堪,那个刀疤脸扯着王也的长发,堪堪可见王也嘴角上还挂着笑。
  ……
  再往后些的,便是王也站在诸葛青面前,使着乱金柝将那些上根器镇住,却在回头向诸葛青大喊你快走时,被马仙洪从脑后落了招。
 
  诸葛青闭上眼就可以看见王也的后脑开了花,红红白白落了一地,而他自己的内景也在这一刻,突然走进了漫长的火车隧道,再也不亮了。
  诸葛青便不再闭眼,只是瞪着眼看睡觉的王也。他很少睁开眼睛,也没什么兴趣三更半夜看一个男人睡觉。但谁叫对象是王也呢,诸葛青遇见他后,一切都没了逻辑。他扯了张湿巾,把自己的脸和脖子都抹了遍,这个好像走了大半年的梦其实才耗时十分钟,但足够让他像是从桑拿房里被拎出来一般。
  晚风顺着窗户的一小条缝溜进来,吹得诸葛青越发黏糊,还有些冷。他看王也的脸上四横八错得都是口水,本来洁癖的他倒也觉得没有什么不好,比青紫痕迹好看得多。王也躺得也四横八错,被子被踹到了一边,在这张小床上尽力伸展着自己的四肢,不知道的人还以为他要从露出的肚脐眼上发棵芽。
  诸葛青推己及人,觉得王也也会在这样的晚风中冷,他轻手轻脚抬起王也的手,把被子从床的角落里挖出来盖在王也肚子上,再拿王也的手压了上去。末了还拍了拍王也的胳膊,小心翼翼的。
  他犹豫着要不要顺便帮王也擦擦口水,但眼神总是不知不觉落在王也张大的嘴唇上,和他的锋利薄唇不一样,王也的嘴看起来就很长情,似乎也很适合接吻。他的手指鬼使神差地从王也的胳膊挪到了王也的嘴唇上,却被王也的嘟嘟囔囔吓得立刻缩了回来。
  王也说:“老青……别闹……和我……和我回去……呼……”
  诸葛青端正的坐在一边,之后又极快地站了起来,晚风实在太凉了,浑身的汗让他难受,他要在这个无星无月的夜里,在沙沙作响的树叶中,走一条路,好找到洗澡的地方。
 
【完】

评论(11)
热度(107)

© 老喂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