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周江】脑洞合集

周江

脑洞存档,有空就扩写。

①《夜莺与玫瑰》

宠物店老板周x花店老板江

  下暴雨的夜里,周泽楷店里的夜莺从笼子里逃了出来,跌跌撞撞往对面那家新开的花店飞,他甚至没来得及打伞便追了过去。

  周泽楷打开花店门时,它正乖巧地蜷在江波涛的膝盖上,江波涛手里摆弄着为将至的情人节准备的玫瑰花,它们大多还是花骨朵,要在最好的日子里绽开。

  江波涛抬头看湿漉漉的周泽楷,他的眼睛在水雾中也是湿漉漉的。

  夜莺适时地歌唱,据说它要刺死在玫瑰上,椎心泣血才是最美丽的歌声。可此刻花店里洋溢的甜蜜香味在歌声里发酵,谁都不想就此赴死。

  江波涛从里屋拿出了一株蓝色的玫瑰花,它安静待在玻璃瓶中,下半枝叶浸泡在保鲜液里。江波涛说这世上有太多蓝色妖姬都是蓝墨水染的,撒上金粉就可以卖高价。但是这株不一样,情人节它就会开放,你会遇见真爱。

  周泽楷听过太多童话故事,但是江波涛笑得太有迷惑性,他点点头,耳尖红艳艳地咀嚼着一句谢谢。作为交换,夜莺留在了江波涛的店里。

  之后他们常常隔着路彼此微笑招手,偶尔在歇班后一同去轧马路。周泽楷尽心尽力地照顾着那株蓝玫瑰,以换保鲜剂的蹩脚理由去找江波涛,支支吾吾把他往店里哄。江波涛的夜莺则听话得多,它再不乱飞,只是夜晚总面朝着对街的宠物店歌唱,引得周江两人伫立在门口,互道了晚安才关上门。

  情人节的花店忙到江波涛几乎要昏厥。凌晨才得以消停,他瘫坐在藤椅上,却发现那向来乖巧地夜莺突然绕着屋子飞了起来,他支起腰要去追它,门铃却在此刻响了起来。

  夜莺落在门把手上,江波涛打开门,周泽楷捧着开得正旺的蓝玫瑰站在门口。

  “开了。”周泽楷献宝似的将蓝玫瑰塞到江波涛手里,蓝玫瑰的花瓣在夜光中鲜亮美丽。

  “真爱没来找我。”

  “我就来找了。”

没了。

②《破风阵》

武警周x术士江

  江波涛从山上下来之后一直觉得生活无聊,摸瞎往世界地图上一指决定去东南亚的小国度假。

  在去往东南亚的两天一夜的火车上,江波涛的下铺是个帅得让人移不开眼睛的男人,只可惜话少到孤僻,江波涛与周围的人都聊熟后除了他叫周泽楷外还什么都没摸清。

  附近车厢的一姑娘被偷了钱包,小偷跑到江波涛的车厢时把钱包往江波涛的床铺上一扔,姑娘追来时正巧看见江波涛握着自己的钱包一脸懵逼,登时以为是江波涛偷了她的钱包,江波涛利索的嘴还没来得及争辩,周泽楷就一把握住了姑娘的胳膊。他本来就帅,严肃的脸更是让姑娘红了脸。

  “不是他。”周泽楷指了指江波涛,“他一直在。”

  江波涛帮姑娘报了警,笑眯眯地结识了周泽楷。

  离那个东南亚国家越近,江波涛的罗盘便越转的飞快。他借着蹩脚的英文和隔壁床铺的本地人交流,得知这个国家降头师当道,他盯着那个被他摸得如玉般光洁的罗盘,意识到这趟旅途并不会愉快。

  下火车时江波涛讲自己的护身符送给了周泽楷,叫他不要往人少的地方去玩,不要随意与陌生人接触,周泽楷就低下头安安静静听他说话,然后点点头。

  之后便分道扬镳干各自的事情去了。

  江波涛果不其然在旅馆遇见了降头师,那个降头师的风衣里挂满了玻璃细管,叮叮当当地随着脚步响。这让他想起路上听闻很多新坟被掘的传闻,不禁怕是这个降头师在修役鬼法害人。半夜,浅睡眠的江波涛听见隔壁的降头师的脚步声,职业操守(?)驱使他打开门偷偷跟了上去,那降头师打开了一间客房门掏出了玻璃细管。

  江波涛想都没想就扑上去推开了降头师,一阵声响,客房里的客人喊了声“江”,他这才发现是周泽楷。降头师见江波涛分神,一根细针便要刺向他的喉咙,突然枪响,降头师的手腕中弹。

  江波涛趁机掏出符纸封住了降头师的行动,得知周泽楷是武警,追着一个毒贩来到了这儿,正要长吁短叹缘分两字,就看见降头师下了个飞头降,四肢与头颅分开,那丑陋的巨大头颅拖着内脏晃晃悠悠从门口飞了出去。江波涛惊吓到无法动弹,在下山前他不知道原来还真有人修邪术到了这地步,倒是周泽楷开了数枪,可这邪术几乎到了金刚不坏的地步。连弹痕都没有留下。

  第二日江波涛和周泽楷一同追去了毒贩留下的线索,可到达地点后,却只看见毒贩的头颅与内脏暴露在太阳光下,快要腐烂发臭,躯干却不翼而飞。他们互看了一眼,感觉到了人生最为弱小无助的时刻。

  之后他们就回国了,一个回山上继续修法,一个回警署,苦练近身搏斗与枪法。他们还是见面,还手指牵着手指承诺要再去一趟东南亚。

  然后亲亲对方的眉心。

没了。

③《prefect》

女装大佬周x死宅江

  江波涛被逼着相亲,毕竟身边的姑娘不是看着他满屋子的美少女手办后说“死宅真恶心”就是笑嘻嘻地把他当闺蜜。

  周泽楷没有被逼着相亲,没必要,想嫁给他的女孩子和香飘飘一样(不是广告)。可是他有个被逼着相亲的表妹,在一次真心话大冒险后他被逼无奈穿上了女装,化着他都不敢照镜子的妆代替表妹去相亲。

  周泽楷本来打算通过自己沟通障碍(?)的人设吓跑相亲者就此解脱,可谁知道这回的相亲对象一脸软绵绵的笑容,无论他说什么句子都能礼貌温柔地接下去,还状似不经意间开启新的话题,让周泽楷妄图冷场的念头烟消云散,甚至还捏着嗓子愉快地投入到了与江波涛的对话中。在上餐后,周泽楷只是皱了皱眉江波涛就意识到了他不吃胡萝卜,咳了咳嗓子江波涛就倒好了红酒推到他面前。【这样的男人为什么会被说死宅真恶心x怪我x】

  周泽楷恋爱了。

  可是饭后站起来的周泽楷却高出了江波涛一个头,江波涛尴尬地笑了笑,周泽楷立刻惊慌失措:“以后都不穿了!”

  江波涛低下头看了看周泽楷脚下的高跟鞋,会意地笑了笑。“那以后再一起玩哦。”

  然后他发现周泽楷说的以后都不穿了是指这一整套装备。

  男装的周泽楷帅得光彩夺目,江波涛生无可恋。

  可他还是和男装依旧高出他半个头的周泽楷去了游乐场电影院宾馆,接下来还要去各自的家里,因为江波涛是只颜狗。

  周泽楷还是会穿女装,如果他之后没压着江波涛掏出大雕的话,江波涛会很开心很喜欢他穿裙子的。

没了。

【说起来题目叫prefect是因为一部电影,男二女装爱上了一个男人,为了让男人死心,他摘下假发,说我是个男的。

男人说:“Well,nobody is prefect.”

想叫皮皮对小周说:“Well,nobody is prefect,but you .”】

周江真好啊,以后想一直写周江_(:з)∠)_

厚颜无耻打tag【。】

评论 ( 13 )
热度 ( 42 )

© 老喂 | Powered by LOFTER